部分官員崇拜風水透視:官場前途高度不確定性

部分官員崇拜風水透視:官場前途高度不確定性

部分官員崇拜風水透視:官場前途高度不確定性

www.doctor-pro.com

[導讀]風水先生與官員的交易大多是隱性交易。高級幹部一般都不會給風水先生錢,可能是煙或酒。而風水先生,則為瞭通過給官員看風水,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身價。
河南省宜陽縣國土局大樓地板上鑲嵌巨大八卦圖。11月8日,本報報道的《石膏山改名未能擋住縣委書記落馬》,再次掀起關於貪官沉迷風水的熱議。一時間,“仕高山”成瞭貪官為滿足晉升私欲、濫用公權力,以及一把手“一言堂”現象的“羞恥柱”。靈石縣原縣委書記楊洪為瞭保佑官運亨通、步步高升,將當地的石膏山改名為“仕高山”,寓意“凡到仕高山者,無官者可以入仕,居位者可以升遷”。為瞭此山改名,他還不惜編造歷史,將宋太祖趙匡胤都搬瞭出來。有網友說,想來是極大的諷刺,可回味起來卻讓人有些悲哀,悲哀他為瞭將假“風水”變成真,的確“用心良苦”。據記者瞭解,近些年,被媒體爆出的地方官員信奉風水,且因為貪腐落馬的案例並不少見。據記者瞭解,其中,發生最早也是最常被提及的是1995年山東省泰安市委書記“胡建學案”。曾有“大師”預測胡建學可當副總理,隻是命裡缺一座“橋”,他因此下令將已按計劃施工的國道改道,使其穿越一座水庫,並順理成章地在水庫上修起一座大橋。不過,他終究與副總理職位無緣,因貪污受賄罪行暴露,被山東省高院判處死刑緩期兩年執行。看風水:公開的秘密早在2007年,在國傢行政學院的程萍博士完成的《中國縣處級公務員科學素質調查報告》中顯示,一半以上的縣處級公務員多少都存在相信求簽、相面、星座和周公解夢4種迷信的情況,另外47.6%的縣處級公務員不相信迷信(2007年6月《民主與法制時報》)。現在公務員相信風水的程度如何呢?法治周末記者就此采訪瞭山東省某市的一位正科級幹部嚴先生。這位並不相信風水的官員告訴記者,官員升遷,更換辦公室,讓風水先生來看一看,是官場一個公開的秘密。“風水師,一般都是下級推薦給上級的。風水師幫官員看(風水)一般都是隱蔽進行。雖然不會大張旗鼓,但是事實上,人人都知道。大傢不會說,但是大傢都這麼辦。”嚴先生告訴記者,小到辦公室的佈置,石頭、字畫、金魚、盆栽、桌子沙發的擺放,大到廣場的設計,辦公樓的朝向等城市項目建設規劃,風水師都會涉足其中,“這些設計都是有講究的”。據嚴先生自己的觀察,近些年來,官員請風水師來看風水的現象,有以下4個方面的趨勢:從南往北。以前南方比較流行,像廣州、香港等地,現在北方也開始註意這些。從下往上。一方面是上面所講的,由下級官員向上級官員推薦風水大師。另一方面是,以前是老百姓對這個問題比較註重。例如現在還能見到的“泰山石敢當”,就是為瞭風水。現在延伸到部分官員,比較看重風水。從隱蔽到公開。以前看風水還是比較註意身份問題,現在已經有些公開化瞭。從企業到黨政。在企業上看風水是公開的,在黨政上並不公開,還有很多企業向官員介紹風水師。“不過,在黨政機關,這是很普遍的問題瞭。”嚴先生說。嚴先生告訴記者,風水先生與官員的交易大多是隱性交易。“一般看完辦公室的風水,高級幹部一般都不會給風水先生錢,可能是給他一些煙、酒。如果給瞭錢,就像是有瞭把柄似的,所以官員通常不通過公開付費的形式請風水先生看風水。而風水先生,則為瞭通過給官員看風水,來提高自己的知名度和身價。領導絕對不會給風水先生錢,如果風水先生提不是很過分的要求,就會幫他辦瞭。”

Tags:
公眾假期醫生,
星期日醫生診所,
中西區醫生,
中環醫生,
西環醫生,
東區醫生,
北角醫生,
鰂魚涌醫生,
太古城醫生,
西灣河醫生,
筲箕灣醫生,
柴灣醫生,
南區醫生,
香港仔醫生,
淺水灣醫生,
赤柱醫生,
薄扶林醫生,
灣仔區醫生,
灣仔醫生,
銅鑼灣醫生,
跑馬地醫生,
九龍醫生,
觀塘區醫生,
油塘醫生,
藍田醫生,
觀塘醫生,
牛頭角醫生,
九龍灣醫生,
黃大仙區醫生,
黃大仙醫生,
九龍塘醫生,
鑽石山醫生,
彩虹醫生,
九龍城區醫生,
九龍城醫生,
土瓜灣醫生,
何文田醫生,
紅磡醫生,
油尖旺區醫生,
油麻地醫生,
尖沙咀醫生,
佐敦醫生,
旺角醫生,
太子醫生,
大角咀醫生,
深水埗區醫生,
深水埗醫生,
長沙灣醫生,
荔枝角醫生,
石硤尾醫生,
美孚醫生,
離島區醫生,
東涌醫生,
離島醫生,
葵青區醫生,
葵涌醫生,
青衣醫生,
北區醫生,
上水醫生,
粉嶺醫生,
西貢區醫生,
西貢醫生,
將軍澳醫生,
沙田區醫生,
沙田醫生,
大圍醫生,
火炭醫生,
馬鞍山醫生,
大埔區醫生,
大埔醫生,
太和醫生,
荃灣區醫生,
荃灣醫生,
西區醫生,
屯門醫生,
天水圍醫生,
元朗醫生,
牙科醫生,
普通科門珍醫生,
兒科醫生,
外科醫生,
骨科醫生,
眼科醫生,
內科醫生,
婦產科醫生,
心臟科醫生,
精神科醫生,
麻醉科醫生,
放射科醫生,
腎病科醫生,
病理學醫生,
急症科醫生,
老人科醫生,
腦外科醫生,
復康科醫生,
免疫學醫生,
血液學醫生,
疼痛科醫生,
耳鼻喉科醫生,
家庭醫學醫生,
泌尿外科醫生,
泌尿婦科醫生,
整形外科醫生,
腦神經科醫生,
風濕病科醫生,
小兒外科醫生,
社會醫學,
危重病學,
行政醫學,
職業醫學,
腸胃肝臟科醫生,
呼吸系統科醫生,
臨床腫瘤科醫生,
心胸肺外科醫生,
內科腫瘤科醫生,
深切治療科醫生,
核子醫學科醫生,
生殖醫學科醫生,
婦科腫瘤科醫生,
解剖病理學,
化學病理學,
法醫病理學,
紓緩醫學科,
脊骨神經科,
物理治療科,
皮膚及性病科,
公共衛生醫學,
內分泌及糖尿科,
免疫及過敏病科,
感染及傳染病科,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
臨床微生物及感染學,
中醫全科,
中醫骨傷科,
中醫針灸科,
Publie Holiday doctor list,
Sunday doctor list,
Central Western District doctor,
Central doctor,
Sai Wan/Western doctor,
Eastern District doctor,
North Point doctor,
Quarry Bay doctor,
TaikooShing doctor,
Sai Wan Ho doctor,
Shau Kei Wan doctor,
Chai Wan doctor,
Southern District doctor,
Aberdeen doctor,
Repulse Bay doctor,
Stanley doctor,
Pokfulam doctor,
Wan Chai District doctor,
Wan Chai doctor,
Causeway Bay doctor,
Happy Valley doctor,
Kowloon doctor,
Kwun Tong District doctor,
Yau Tong doctor,
Lam Tin doctor,
Kwun Tong doctor,
Ngau Tau Kok doctor,
Kowloon Bay doctor,
Wong Tai Sin District doctor,
Wong Tai Sin doctor,
Kowloon Tong doctor,
Diamond Hill doctor,
Choi Hung doctor,
Kowloon City District doctor,
Kowloon City doctor,
To Kwa Wan doctor,
Ho Man Tin doctor,
Hung Hom doctor,
YauTsimMong District doctor,
Yau Ma Tei doctor,
Tsim Sha Tsui doctor,
Jordan doctor,
MongKok doctor,
Prince Edward doctor,
Tai Kok Tsui doctor,
Sham Shui Po District doctor,
Sham Shui Po doctor,
Cheung Sha Wan doctor,
Lai Chi Kok doctor,
Shek Kip Mei doctor,
Mei Foo doctor,
Island District doctor,
Tung Chung Island doctor,
Island doctor,
Kwai Tsing District doctor,
Kwai Chung doctor,
Tsing Yi doctor,
North District doctor,
Sheung Shui doctor,
Fanling doctor,
Sai Kung District doctor,
Sai Kung doctor,
Tseung Kwan O doctor,
Sha Tin District doctor,
Sha Tin doctor,
Tai Wai doctor,
Fo Tan doctor,
Ma On Shan doctor,
Tai Po District doctor,
Tai Po doctor,
Tai Wo doctor,
Tsuen Wan District doctor,
Tsuen Wan doctor,
Western District doctor,
Tuen Mun doctor,
Tin Shui Wai doctor,
Yuen Long doctor,
Dental,
General Clinical,
Pediatrics,
Surgery,
Orthopedics,
Ophthalmology,
Medicine,
Obstetrics & Gynecology,
Cardiology,
Psychiatric,
Anesthesiology,
Radiology,
Nephrology,
Pathology,
Emergency Medicine,
Geriatric,
Brain Surgery,
Complex Concordia,
Immunology,
Hematology,
Pain,
Otolaryngology,
Family Medicine,
Urology,
Urogynaecology,
Plastic Surgery,
Neurology,
Rheumatology,
Pediatric Surgery,
Social Medicine,
Critical Care,
Chief Medical,
Occupational Medicine,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Respiratory,
Clinical Oncology,
Cardiothoracic surgery,
Medical Oncology,
Intensive Care Division,
Nuclear Medicine,
Reproductive Medicine,
Gynecologic Oncology,
Anatomical Pathology,
Chemical Pathology,
Forensic Pathology,
Palliative Care,
Chiropractic,
Physiotherapy,
Dermatology & STD,
Public Health Medicine,
Endocrinology, Diabetes & Metabolism,
Immune & Allergic Diseases Section,
Infectious Disease,
Haematology & Haematological Oncology,
Clinical Microbiology & Infection,
Chinese Medicine General Practice,
Chinese Medicine Bone-setting,
Chinese Medicine Acupuncture,

Event Management,
web design,
SEO,
網頁設計,
SEO,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SEO,
香港媽媽網,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
網頁設計 提供 seo, web design

飲鴆止渴的給錢政策不能挽救缺錢溫州

飲鴆止渴的給錢政策不能挽救缺錢溫州

飲鴆止渴的給錢政策不能挽救缺錢溫州

www.doctor-pro.com

溫州,居然缺錢瞭。似乎就是昨天,一擲萬金的溫州炒房團還在不斷刺激各地的樓市,更早一點,人們看到的是溫州人在山西買煤礦……錢淹腳背,資本單向溢出,四處尋找出路,是人們對溫州的印象。溫州,怎麼會突然缺錢瞭呢?人民幣升值,通貨膨脹帶來原輔料價格上漲,人口紅利減少而“用工荒”來襲,人力資本不斷拔高,“供電荒”愈演愈烈,企業生產成本不斷上升,產業升級知易行難,從投入到產出路途漫漫……這些都是溫州難以承受的重荷。企業原本已是步履蹣跚,宏觀經濟政策的緊縮,又讓資金鏈驟然“抽筋”。而民間借貸的坍塌不過是對溫州困局最簡單、最直接的一種解釋。溫州缺錢,但如果隻是給錢,其實也不能真正地幫助溫州。好在一系列組合政策已經開始醞釀或實施,標本兼治,方可奏功。出走的老板回來瞭擴張過度、光伏產業遲遲未盈利、香港上市計劃擱淺、政策轉緊……四面楚歌,企業資金鏈當然命若遊絲,而利率高昂的民間借貸不過是最簡單、最直接的一種解釋。出走的老板回來瞭。沒有比這個消息更令工人振奮的瞭。信泰老板胡福林數日前回到溫州,出面召集員工開會。親眼見到瞭老板,歇工半個月的工人語氣中又有瞭希望。信泰引起的地震頗不尋常。浙江信泰集團是溫州眼鏡業龍頭企業,董事長胡福林9月20日出走美國,他是此輪溫州出走的老板中名氣最大的,標志著溫州“跑路潮”向大企業升級。坊間一度傳言,胡福林出走是因高利貸導致資金鏈斷裂,出逃時債務總額達20多億元。其中8億為銀行貸款,月利息500多萬,其餘12億則為民間高利貸,月利息高達2000多萬。“我從信泰還是二三十人的小廠時就開始跟他,我怎麼不知道他?他不是不負責任的老板。”老員工朱宗武語氣輕快。“老板告訴大傢,他因為資金困難到美國去找朋友幫忙,收幾筆賬,9月20日飛過去,原本訂瞭10月5日的機票回來,沒想到國內說他逃跑瞭,他在美國愣住瞭,不敢回來。”無論這番說辭是不是有破綻,員工都願意相信企業情況沒那麼壞。希望沒人料到底子厚實的信泰也會岌岌可危。信泰集團創立於1993年,如今員工有3000多人,年產值2.7億,旗下“海豚”是中國市場銷量最大的太陽鏡品牌。這幾年,集團除瞭主營眼鏡光學產業,在外地還涉足太陽能光伏產業和房地產等。胡福林“消失”後,溫州政府第一時間出手救助企業,當地幾傢大型眼鏡企業在政府斡旋下參與重組,胡福林回國後也立即參與重組談判。廠區門口仍有保安把守,閑雜人員不得出入,但工人在門口排隊登記入住,很快能搬回宿舍。部分貼著封條的產品已經啟封,開始正常發貨。胡福林向大傢許諾,10月16日生產線復工,一些回老傢的工人得到通知趕回來,另一些在別處找到工作的人也在權衡。“配件加工廠也不急著討錢瞭,隻要企業恢復生產瞭他們還怕什麼?”這和記者半個月前在溫州見到的蕭瑟景象完全不同,工人們又看到瞭希望。董事長胡福林是9月20日出走的,消息剛傳出時,原本幾近封閉的廠區每日聚集瞭幾百名討債者和欠薪工人。9月27日,位於溫州婁橋的信泰廠區,不時有工人從廠裡走出來。上午11點前,最後一批員工要從廠裡的“夫妻房”搬走。“夫妻房”是企業分配給“雙職工”的宿舍,一間房20多平方米,熱水器、空調、電視一應俱全,月租隻要200元,老員工可以免租金。若想在廠附近找一間同等條件的房子,租金至少要400到500元。走出廠區的工人手裡都會提著幾個網袋,裝的是臉盆和一些雜物,他們面無表情地走到摩托車旁,用繩子把網袋固定在後座上。見到門口候著的工友,攀談幾句,又陷入長時間的沉默,各自靠在摩托車上悶頭點著煙。當時大多數工人已經拿到政府墊付的當月工資,各謀出路,但一些老工人仍每天來此,看看墻上有沒有貼出關於養老金、失業金補償的新消息。陸續有聞訊的供貨商趕來打探情況,被門口的安保人員阻擋,有些徘徊不去,向門口的人們抱怨,有些幹脆坐在車裡等待,面色凝重。胡福林的出走打破瞭婁橋眼鏡園的平靜。信泰是2005年最早入駐的37傢企業之一,附近橫嶼路、中央路一帶,亨達光學、明明光學、八達光學等幾傢大型鏡企廠房林立,這些企業年產值在1000萬以上,稅收超過80萬。集群化、規模化生產吸引瞭不少產業鏈上遊企業紮根,周邊幾條街上零散的眼鏡配件店、加工作坊不計其數。所有人在擔心,信泰出事,多米諾骨牌會砸向這一帶的整個產業鏈。無疑,胡福林的歸來具有象征意義,他表示將在政府支持下努力自救,這增強瞭外界對溫州經濟轉好的信心,但溫州中小企業的這場波瀾,現在還不是畫句號的時候。歸屬朱宗武1990年進廠做采購員,那時這傢眼鏡制造廠還叫“亨氏”,剛開張3年,全廠隻有三五十號人。老板胡福林是當地最早做眼鏡的一批人,他比當時20出頭的朱宗武大不瞭幾歲,但從小在父親的眼鏡作坊當學徒,所以每道工序都熟。老朱回憶,創業初期的胡福林經常下生產線,看看工人們幹活,到瞭飯點就和工人們一起吃客盒飯或方便面。“他碰到誰就這樣拍拍肩膀說,小夥子好好幹,有前途的。我們吃什麼他也吃什麼。”老朱比劃瞭一個手勢。不過最近幾年,胡福林沒再下過生產車間,信泰的眼鏡事業部下屬八九個分廠,能常見到胡福林的隻有廠長和少數一兩個管理人員,普通員工隻有在周年大會上遠遠望一眼。“現在老板的心思不在眼鏡部。”胡福林對工人“有前途”的許諾不完全是務虛,這傢廠很快做大。1993年胡福林成立瞭信泰光學有限公司,下設光學眼鏡、太陽眼鏡等多個分廠。從為國外大商場貼牌生產做起,發展到創立自己的品牌“海豚眼鏡”,信泰漸漸成為當地眼鏡行業翹楚。老朱印象很深,剛進廠時他拿120元月工資,沒多久漲到140元,又到450元。信泰發生危機前,他月收入3000多元,待遇在當地眼鏡行業中算相當高瞭。據瞭解,信泰的待遇在制造企業中是不錯的,生產一線員工月薪2000元左右,加班費另算,年末除瞭年終獎,還有一筆“工齡獎”,幹得越久這筆錢越多。大多數員工住在企業免費提供的單身宿舍,三四人一間房,配備瞭熱水器和空調。如果夫妻倆都在廠裡工作,沒有孩子,就可以申請“夫妻房”。企業食堂提供一日三餐,據說夥食便宜,一個月花300元能吃好,企業還補貼150元夥食費。每周六是信泰的廠休日,而周圍不少企業的員工一個月隻休兩天假。胡福林出走後,工人言談間還在提“老板人很和氣”,“待員工很好”。老朱記得,1991年老父親過世時,老傢幾個兄弟寫信通知他,老朱想問廠裡借500元回傢奔喪,這在當時是他4個月工資,胡福林二話沒說就讓財務借錢。至今大傢都認為,企業陷入困境,不全是老板個人的責任。福利並不是老工人留戀信泰的全部理由,對他們而言,信泰如果倒瞭,意味著自己生活瞭20多年、開枝散葉的“小社會”沒瞭。這次出事前,信泰員工的生活安穩而規律,類似改革開放前的國有企業工人。他們生活在一個相對封閉的熟人社會,每天兩點一線奔波於工廠和傢,中午在食堂吃飯可能會碰上對門鄰居,聊天話題是在同一所學校念書的孩子,企業是聯系所有關系的紐帶。老員工習慣瞭這裡的生活節奏,也在此編織各自的人脈網。朱宗武和大部分員工一樣,很早就在廠裡找對象結瞭婚,最初住在單位分配的“夫妻房”,有瞭孩子以後,一傢人在外租瞭一間房,離單位騎車10多分鐘,每個月企業補貼200元房租。孩子從幼兒園到現在上初中,一直在工廠周圍的學校念,班裡很多同學的傢長是父母的同事。把孩子送進瞭婁橋中學是讓老朱很得意的一件事。“有本事才能把孩子送進去,沒本事就送回老傢讀書。”婁橋工業區有73傢制造企業,據當地教育部門統計,外來打工者逾5萬人,學齡兒童在1500人以上,但整個地區隻有6所小學和1所中學。“做瞭這麼多年總認識點人。”老朱笑笑,顯然認為這是他人脈資源的最好體現。這一切可能面臨清零。胡福林出走後,看到信泰墻上張貼的廈門眼鏡企業招工廣告,老朱嘀咕瞭一句“廈門都跑到這裡來招人瞭”,不過工人們好像對1300元的月薪不大滿意。當時,短期工紛紛回老傢或另謀出路,每天來廠裡聽消息的多是幹瞭十幾年的老員工,他們的傢業在這裡,孩子的學業也在這裡,無法像年輕人一樣瀟灑地背著鋪蓋另謀生計。“我不想讓大人的事情影響到孩子讀書。”老鄭1999年進廠做設備維修工,妻子是廠裡的技術工。孩子今年剛上小學一年級,他交瞭2.5萬給學校“捐資助讀”,這筆錢等於他一年的收入。“現在要是給孩子轉學回老傢,贊助費就泡湯瞭,老傢的教育條件沒這裡好。”聽說老板回來瞭,老鄭一顆心暫時落地。許多人都認為,他們會在信泰幹一輩子,退休後拿一份養老金安穩度日,但經歷這次風波,“後面怎麼辦,真不好說”。福利?和近期多傢出現問題的溫州企業一樣,信泰老板出走背後也存在著高利貸的身影。老板不告而別,但卷入這場高利貸漩渦的信泰員工們卻無法一走瞭之。註塑工人老羅仍然心事重重。他們兩口子貸給公司的5萬多元至今沒有著落,隻留下手上一張蓋瞭“信泰財務專用章”的收據。“現在集資款還沒說法,沒公佈什麼方案,要等復工以後再看吧。這次本金能取的話就取出來,不再放貸瞭。”老羅今年剛把妻子從重慶老傢接過來,也在廠裡找瞭個活計。兩個孩子留在重慶老傢,一個讀高中,一個讀大學,為瞭籌集每年不菲的學費,老羅在工友們的鼓動下參與瞭公司集資。據老羅介紹,公司從2007年起向員工集資,最開始給的月息是1分(1%),去年漲到1.5分。管理層人員放貸數額大,利息可能在2分或以上。按照1.5分月息來算,年化利率是18%,5萬本金年收益高達9000元。每年12月,老羅能從財務手裡拿到企業發放的利息——抵他三四個月的工資,本金則繼續貸給公司“生錢”。放貸在信泰員工之間很普遍,在企業內部越往金字塔上層,參與者越多。據老羅說,生產一線工人收入有限,或放三五萬、七八萬不等,分廠200多名員工,一線工人募資金額大約在100萬-200萬。車間主任或主管級別的中層管理人員,出資幾十萬者不在少數,也有部分轉化為公司股權。坊間傳言,信泰總經理僅個人集資就多達1000萬。在信泰內部,放多少貸,拿多少利息,已成為衡量一個人“能量”大小的標準——“有本事的才去放貸”。當下溫州借貸市場給借款人的月息一般在2分(2%)以上,相對而言,信泰給內部員工的利率不算高,但在企業這個“人情社會”浸泡瞭十多年的老員工普遍認為,把錢借給自傢的公司更信得過,很少人會真正去關心企業把這些錢用在哪裡。“放貸給企業是一種福利。”老羅的話令人意外,但工人們都這麼認為。在很多員工看來,在勞動收入以外獲得一筆資本收入,是企業給他們的額外回報。甚至有人覺得,“廠裡集資就是為瞭留住員工。”——大傢的收入多瞭,給廠裡幹活更起勁。大部分溫州企業在創業過程中都采用過內部集資,放貸確實把員工和企業的命運綁得更緊,但當企業沉沒時,也加速瞭員工的沉淪。“有些在廠裡工作近20年的老員工,放貸十五六萬,甚至二十多萬,兩夫妻都在廠裡做,一開始拿三四百塊工資,後來漲到兩三千,所有省下來的錢都拿去放貸瞭,老傢房子也沒蓋。如果錢突然沒瞭,以後日子怎麼過?”老羅兩口子從“夫妻房”搬出來後,在附近臨時租瞭間房,他天天騎摩托車來信泰門口等消息,雖然老板回來瞭,但集資款還懸著,“能拿回本金就好瞭”。擴張“這件事對眼鏡行業沖擊很大,現在供貨商一定要看到現金才肯交貨,以前我們都是先拿貨再結錢。”老朱明白周邊企業的日子將比以前艱難。信泰牽涉到多傢擔保、互保企業,這次龍頭企業出事無疑會引起連鎖反應。眼鏡制造業是溫州四大出口支柱產業之一,80%以上產品出口海外市場。自上世紀70年代末起步,從一傢一戶承接來料加工的傢庭作坊做起,發展至今,全市有眼鏡配件、眼鏡制造、眼鏡電鍍、鏡片生產等企業1800多傢,產值超億元企業5傢,總產值逾70億元。

Tags:
公眾假期醫生,
星期日醫生診所,
中西區醫生,
中環醫生,
西環醫生,
東區醫生,
北角醫生,
鰂魚涌醫生,
太古城醫生,
西灣河醫生,
筲箕灣醫生,
柴灣醫生,
南區醫生,
香港仔醫生,
淺水灣醫生,
赤柱醫生,
薄扶林醫生,
灣仔區醫生,
灣仔醫生,
銅鑼灣醫生,
跑馬地醫生,
九龍醫生,
觀塘區醫生,
油塘醫生,
藍田醫生,
觀塘醫生,
牛頭角醫生,
九龍灣醫生,
黃大仙區醫生,
黃大仙醫生,
九龍塘醫生,
鑽石山醫生,
彩虹醫生,
九龍城區醫生,
九龍城醫生,
土瓜灣醫生,
何文田醫生,
紅磡醫生,
油尖旺區醫生,
油麻地醫生,
尖沙咀醫生,
佐敦醫生,
旺角醫生,
太子醫生,
大角咀醫生,
深水埗區醫生,
深水埗醫生,
長沙灣醫生,
荔枝角醫生,
石硤尾醫生,
美孚醫生,
離島區醫生,
東涌醫生,
離島醫生,
葵青區醫生,
葵涌醫生,
青衣醫生,
北區醫生,
上水醫生,
粉嶺醫生,
西貢區醫生,
西貢醫生,
將軍澳醫生,
沙田區醫生,
沙田醫生,
大圍醫生,
火炭醫生,
馬鞍山醫生,
大埔區醫生,
大埔醫生,
太和醫生,
荃灣區醫生,
荃灣醫生,
西區醫生,
屯門醫生,
天水圍醫生,
元朗醫生,
牙科醫生,
普通科門珍醫生,
兒科醫生,
外科醫生,
骨科醫生,
眼科醫生,
內科醫生,
婦產科醫生,
心臟科醫生,
精神科醫生,
麻醉科醫生,
放射科醫生,
腎病科醫生,
病理學醫生,
急症科醫生,
老人科醫生,
腦外科醫生,
復康科醫生,
免疫學醫生,
血液學醫生,
疼痛科醫生,
耳鼻喉科醫生,
家庭醫學醫生,
泌尿外科醫生,
泌尿婦科醫生,
整形外科醫生,
腦神經科醫生,
風濕病科醫生,
小兒外科醫生,
社會醫學,
危重病學,
行政醫學,
職業醫學,
腸胃肝臟科醫生,
呼吸系統科醫生,
臨床腫瘤科醫生,
心胸肺外科醫生,
內科腫瘤科醫生,
深切治療科醫生,
核子醫學科醫生,
生殖醫學科醫生,
婦科腫瘤科醫生,
解剖病理學,
化學病理學,
法醫病理學,
紓緩醫學科,
脊骨神經科,
物理治療科,
皮膚及性病科,
公共衛生醫學,
內分泌及糖尿科,
免疫及過敏病科,
感染及傳染病科,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
臨床微生物及感染學,
中醫全科,
中醫骨傷科,
中醫針灸科,
Publie Holiday doctor list,
Sunday doctor list,
Central Western District doctor,
Central doctor,
Sai Wan/Western doctor,
Eastern District doctor,
North Point doctor,
Quarry Bay doctor,
TaikooShing doctor,
Sai Wan Ho doctor,
Shau Kei Wan doctor,
Chai Wan doctor,
Southern District doctor,
Aberdeen doctor,
Repulse Bay doctor,
Stanley doctor,
Pokfulam doctor,
Wan Chai District doctor,
Wan Chai doctor,
Causeway Bay doctor,
Happy Valley doctor,
Kowloon doctor,
Kwun Tong District doctor,
Yau Tong doctor,
Lam Tin doctor,
Kwun Tong doctor,
Ngau Tau Kok doctor,
Kowloon Bay doctor,
Wong Tai Sin District doctor,
Wong Tai Sin doctor,
Kowloon Tong doctor,
Diamond Hill doctor,
Choi Hung doctor,
Kowloon City District doctor,
Kowloon City doctor,
To Kwa Wan doctor,
Ho Man Tin doctor,
Hung Hom doctor,
YauTsimMong District doctor,
Yau Ma Tei doctor,
Tsim Sha Tsui doctor,
Jordan doctor,
MongKok doctor,
Prince Edward doctor,
Tai Kok Tsui doctor,
Sham Shui Po District doctor,
Sham Shui Po doctor,
Cheung Sha Wan doctor,
Lai Chi Kok doctor,
Shek Kip Mei doctor,
Mei Foo doctor,
Island District doctor,
Tung Chung Island doctor,
Island doctor,
Kwai Tsing District doctor,
Kwai Chung doctor,
Tsing Yi doctor,
North District doctor,
Sheung Shui doctor,
Fanling doctor,
Sai Kung District doctor,
Sai Kung doctor,
Tseung Kwan O doctor,
Sha Tin District doctor,
Sha Tin doctor,
Tai Wai doctor,
Fo Tan doctor,
Ma On Shan doctor,
Tai Po District doctor,
Tai Po doctor,
Tai Wo doctor,
Tsuen Wan District doctor,
Tsuen Wan doctor,
Western District doctor,
Tuen Mun doctor,
Tin Shui Wai doctor,
Yuen Long doctor,
Dental,
General Clinical,
Pediatrics,
Surgery,
Orthopedics,
Ophthalmology,
Medicine,
Obstetrics & Gynecology,
Cardiology,
Psychiatric,
Anesthesiology,
Radiology,
Nephrology,
Pathology,
Emergency Medicine,
Geriatric,
Brain Surgery,
Complex Concordia,
Immunology,
Hematology,
Pain,
Otolaryngology,
Family Medicine,
Urology,
Urogynaecology,
Plastic Surgery,
Neurology,
Rheumatology,
Pediatric Surgery,
Social Medicine,
Critical Care,
Chief Medical,
Occupational Medicine,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Respiratory,
Clinical Oncology,
Cardiothoracic surgery,
Medical Oncology,
Intensive Care Division,
Nuclear Medicine,
Reproductive Medicine,
Gynecologic Oncology,
Anatomical Pathology,
Chemical Pathology,
Forensic Pathology,
Palliative Care,
Chiropractic,
Physiotherapy,
Dermatology & STD,
Public Health Medicine,
Endocrinology, Diabetes & Metabolism,
Immune & Allergic Diseases Section,
Infectious Disease,
Haematology & Haematological Oncology,
Clinical Microbiology & Infection,
Chinese Medicine General Practice,
Chinese Medicine Bone-setting,
Chinese Medicine Acupuncture,

Event Management,
web design,
SEO,
網頁設計,
SEO,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SEO,
香港媽媽網,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
網頁設計 提供 seo, web design

中介曝租房市場亂象為招攬顧客隨便貼房源信息

中介曝租房市場亂象:為招攬顧客隨便貼房源信息

中介曝租房市場亂象:為招攬顧客隨便貼房源信息

www.doctor-pro.com

[導讀]一些中介壟斷房源信息,且由於房源信息無法及時登記備案,房租作為灰色收入流進個人腰包,形成瞭巨大的逃稅“黑洞”。
租房市場隨著房價不斷高企,租房住的人越來越多。租房市場的發展是否有序、監管是否到位,關涉民生。然而,本刊記者近日在北京、廣州、武漢等地調查時發現,提供虛假房源信息、合同暗藏“霸王條款”、隨意提漲房租等市場亂象普遍存在。一些中介壟斷房源信息,且由於房源信息無法及時登記備案,房租作為灰色收入流進個人腰包,形成瞭巨大的逃稅“黑洞”。租房市場的亂象,該管一管瞭。“隨便貼上去的”房源信息2012年畢業後,在廣州工作的吳峰準備租一套40平方米的單身公寓,因為找中介要多花一個月的租金作為中介費,所以他打算自己上網找。“沒想到在網上廣州個人房源專區找到的房子,電話打過去,對方卻是中介!”吳峰告訴記者,自己先後在廣州視窗、58同城、趕集網等網站上搜集個人房源,折騰瞭幾個星期,還是沒有找到合適的。“房源信息基本上都被中介壟斷瞭。”記者隨後在國內某傢知名租房網站上做瞭調查,以北京遠洋山水小區為例,點開網站主頁,依次輸入北京、個人房源、遠洋山水。記者點開一條名為“地鐵沿線一居出租,免中介,面議”的信息,並用百度搜索聯系人電話,發現這名“房主”在網上不僅有過多條不同的租房信息,而且還在論壇中稱自己有中介人證。隨後記者撥通瞭這名“房主”的電話。“請問您是有一套一居室出租嗎?”“嗯,是的。”“請問您是中介還是個人?”“是這樣,我本人是中介的,但這套房是我幫一個朋友出租,費用好商量……”隨後,記者逐一核對瞭頁面中顯示的12條房源信息,其中一半是中介,還有兩條是重復的。自己找不到房,隻好求助於中介。讓吳峰鬱悶的是,明明網站介紹中地段優越、房齡很新、價格實惠、配套齊全的房子,到瞭現場就被告知“租出去瞭”,中介接著就推薦別的房子,往往“質次價高”。和吳峰有著相似經歷的是在北京石景山區一傢私企工作的張明。張明告訴記者,去年底他準備在北京石景山魯谷附近找一間條件稍好的兩居室。“當時在網上看到依翠園有兩個南北通透的兩居室,面積差不多,一個四樓,一個五樓,價格隻差100塊錢。”張明告訴記者,他很快就聯系瞭中介,但被告知,這兩間房都租出去瞭。“當時我還以為是巧合,後來跟這個中介公司的人閑聊才知道,其實這兩間根本就是同一個房源。”張明說,中介公司告訴他,這麼做就是為瞭招攬顧客,先把人吸引過來,再領著看其他的房子。至於兩個房源中的照片,“用他的話說,‘隨便貼上去的’”。專傢表示,相比房地產市場,當前我國政府部門對房屋租賃市場的管理相對欠缺。廣州市房地產中介協會相關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對於會員中介公司,一旦發現存在違規行為,政府監管部門和協會都會對此進行處罰,問題往往出在遊走於監管邊緣的小中介和黑中介。一些小中介收費理由頗多,如看房費、信息費、咨詢費等等,而且往往是在看房時就要求先支付一部分押金。“理由通常是防止業主和房東見瞭面撇開中介自己談,讓中介白忙活,甚至擋在業主和房東之間,阻礙信息,賺取差價。”租房市場內的逃稅“黑洞”“搜房”階段的“亂花漸欲迷人眼”已經讓租房者叫苦不迭,但真正窩火的還在入住之後。華南農業大學的畢業生小鄭在中山大學校門口附近的小區租瞭一個不到20平方米的小單間,和房東定好月租金850元,按季付,押金1000元。剛開始,房東態度很好。但兩個月後小鄭因為換瞭工作,希望搬走,房東就不願意退押金瞭,“很後悔和他商量時根本沒想到撤租的事。”由於目前租房市場存在一定程度的供需失衡現象,一些房主頗為強勢。傢住北京中國人民大學西門附近的鄭先生告訴記者,他去年初在附近租瞭一套三居室,每月租金6500元,沒想到前不久續租時,房主竟然一口價漲到8000元。“房主說漲價是迫不得已,因為自己租住的房子也漲瞭一千塊。”鄭先生說,傢人對周圍的生活環境已比較適應,短時間內找不到別的住處,搬傢不太現實。“最後我們被迫答應一次性付一年半的房租,房主才勉強把每月的租金降瞭300元。”傢住北京市石景山區時代廬峰小區的徐先生,在租房過程中更有新的發現。兩年前,徐先生一傢三口租瞭一套面積130平方米的三居室。“這算是附近最好的小區瞭,房子較新,靠近地鐵,南北通透,每個月4500元的租金還是能接受的。”徐先生說,但沒過多久,一個偶然的發現讓他既震撼又感慨。“一次跟鄰居聊天,才知道原來這一層的6套房子都是我這個房東的,他們自己傢住瞭兩套,另外4套出租。”徐先生說,如果按照每套每月4500元的價格計算,房東4套房子一年的租金就是21.6萬元!而且房東明確要求,房租隻收現金,不同意銀行卡轉賬。不轉賬就不會留下任何記錄,這筆房租就成瞭房東個人的“免稅”收入。在一線大城市,這樣的房東不在少數,如此推算,租房市場內逃、漏稅的“黑洞”又該有多大呢?租房市場緣何遭遇備案難題目前,租房已經成為一線城市青年人解決居住問題的重要方式。專傢表示,亂提價、租房陷阱、不退押金等亂象之所以屢禁不止,重要的原因是對房源沒有納入備案管理。以廣州為例,無論是政府還是比較大型的中介,都難以準確統計出全市租賃房源的總量。大型中介機構滿堂紅客戶經理周鋒估計,目前廣州可租售的房源大約280萬套。按照廣州市政府規定的《房屋租賃管理規定》,所有的房源都應該執行備案登記制度,但目前備案的房源非常有限。武漢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開發市場處處長劉震表示,2010年,武漢對全市租賃房屋有過粗略摸底,總數大約為30多萬套。截至去年,備案量剛剛達到7萬套,不足總量的三分之一。盡管武漢市新修訂的《城市房屋租賃管理辦法》規定,逾期不辦理房屋備案的,對自然人處以一千元以下罰款;對法人或其他組織處以一千元以上一萬元以下罰款,但收效甚微。一方面,出租人、承租人和中介等房屋租賃各環節均缺乏進行備案的主動性。記者采訪中發現,除瞭需要提取公積金的個人和企事業單位外,幾乎很少有人瞭解房屋備案的情況。另一方面,備案缺乏剛性約束,且因此產生的稅負過高。相關業內人士表示,盡管管理辦法有相對應的處罰措施,在房管部門缺乏執法權的背景下,備案制度缺乏剛性約束。租賃房屋備案後,需要每年繳納一定數額的“房屋租賃稅”。這一稅費是各地根據2008年財政部和國傢稅務總局發佈的《關於廉租住房經濟適用住房和住房租賃有關稅收政策的通知》精神,結合自身情況確定的。目前,北京市地稅局對個人出租房屋綜合征收租賃收入的5%。根據這一標準,上文中徐先生的房東如果足額納稅,每年需繳納1.08萬元。湖北省也規定,對個人出租住宅月租金五千元以下的,征收4%的“房屋租賃稅”。目前武漢主城區住宅平均月租金已經接近兩千元,按4%的稅率計算,一年需納稅近800元,相當於每月多交近70元。根據規定,這部分費用是要由房主承擔的。傢住武昌竹苑小區的徐東升有三套房屋出租,但是沒有一套進行過正式備案。“我沒打算去登記。如果登記瞭,就要交稅,那肯定得提高房租,這樣一來,租戶肯定不願意。”徐東升說。租房市場呼喚現代管理措施沒有備案,相當於遊離在監管體系之外;強制備案,轉嫁的稅金又成為租客“不能承受之重”。專傢建議,盡快建立合理的征稅制度,加大廉租房、公租房的建設,維護房屋租賃市場的健康平穩發展。據瞭解,目前已有部分城市規定,月租800元以下的,可向稅務機關提出減稅申請;有經濟困難的租客或房東,可以適當予以減免。順馳置業武漢有限公司的置業顧問易江建議,征收租房稅應適當降低標準,設立減、免稅門檻,這樣既容易實施,又避免瞭“一刀切”問題。湖北省社科院研究員馮桂林認為,管理的出發點是為瞭規范房屋租賃市場秩序,加強房屋管理,消除安全隱患,控制房租價格水平,打擊惡意漲價等行為,要謹防以征稅代替監管和服務,進而淪為刺激房租上漲的“推手”。馮桂林建議,政府應加大廉租房、公租房的建設,並向戶籍不在本地的新就業人員和外來務工群體敞開;同時,根據租房人群的實際困難,提供相應的補貼,切實解決他們的現實困難。“穩定房租也是民生。隻有房租保持平穩,租客租得起住得上,房屋租賃市場才會健康發展,管理辦法才真正發揮作用。”馮桂林說。中國指數研究院華中分院副總監李國政說,可以借鑒國外登記備案率高的經驗,一方面利用法律規定租賃雙方隻有到政府相關部門登記備案,雙方所簽合同才有法律效力,在發生糾紛時隻有登記備案瞭的合同才會被法院采信;另一方面,在為出租房屋做登記備案時,收取較低費用和稅負,讓出租人和承租人有做登記備案的意願。(《半月談》記者 烏夢達 郭宇靖 沈翀)

Tags:
公眾假期醫生,
星期日醫生診所,
中西區醫生,
中環醫生,
西環醫生,
東區醫生,
北角醫生,
鰂魚涌醫生,
太古城醫生,
西灣河醫生,
筲箕灣醫生,
柴灣醫生,
南區醫生,
香港仔醫生,
淺水灣醫生,
赤柱醫生,
薄扶林醫生,
灣仔區醫生,
灣仔醫生,
銅鑼灣醫生,
跑馬地醫生,
九龍醫生,
觀塘區醫生,
油塘醫生,
藍田醫生,
觀塘醫生,
牛頭角醫生,
九龍灣醫生,
黃大仙區醫生,
黃大仙醫生,
九龍塘醫生,
鑽石山醫生,
彩虹醫生,
九龍城區醫生,
九龍城醫生,
土瓜灣醫生,
何文田醫生,
紅磡醫生,
油尖旺區醫生,
油麻地醫生,
尖沙咀醫生,
佐敦醫生,
旺角醫生,
太子醫生,
大角咀醫生,
深水埗區醫生,
深水埗醫生,
長沙灣醫生,
荔枝角醫生,
石硤尾醫生,
美孚醫生,
離島區醫生,
東涌醫生,
離島醫生,
葵青區醫生,
葵涌醫生,
青衣醫生,
北區醫生,
上水醫生,
粉嶺醫生,
西貢區醫生,
西貢醫生,
將軍澳醫生,
沙田區醫生,
沙田醫生,
大圍醫生,
火炭醫生,
馬鞍山醫生,
大埔區醫生,
大埔醫生,
太和醫生,
荃灣區醫生,
荃灣醫生,
西區醫生,
屯門醫生,
天水圍醫生,
元朗醫生,
牙科醫生,
普通科門珍醫生,
兒科醫生,
外科醫生,
骨科醫生,
眼科醫生,
內科醫生,
婦產科醫生,
心臟科醫生,
精神科醫生,
麻醉科醫生,
放射科醫生,
腎病科醫生,
病理學醫生,
急症科醫生,
老人科醫生,
腦外科醫生,
復康科醫生,
免疫學醫生,
血液學醫生,
疼痛科醫生,
耳鼻喉科醫生,
家庭醫學醫生,
泌尿外科醫生,
泌尿婦科醫生,
整形外科醫生,
腦神經科醫生,
風濕病科醫生,
小兒外科醫生,
社會醫學,
危重病學,
行政醫學,
職業醫學,
腸胃肝臟科醫生,
呼吸系統科醫生,
臨床腫瘤科醫生,
心胸肺外科醫生,
內科腫瘤科醫生,
深切治療科醫生,
核子醫學科醫生,
生殖醫學科醫生,
婦科腫瘤科醫生,
解剖病理學,
化學病理學,
法醫病理學,
紓緩醫學科,
脊骨神經科,
物理治療科,
皮膚及性病科,
公共衛生醫學,
內分泌及糖尿科,
免疫及過敏病科,
感染及傳染病科,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
臨床微生物及感染學,
中醫全科,
中醫骨傷科,
中醫針灸科,
Publie Holiday doctor list,
Sunday doctor list,
Central Western District doctor,
Central doctor,
Sai Wan/Western doctor,
Eastern District doctor,
North Point doctor,
Quarry Bay doctor,
TaikooShing doctor,
Sai Wan Ho doctor,
Shau Kei Wan doctor,
Chai Wan doctor,
Southern District doctor,
Aberdeen doctor,
Repulse Bay doctor,
Stanley doctor,
Pokfulam doctor,
Wan Chai District doctor,
Wan Chai doctor,
Causeway Bay doctor,
Happy Valley doctor,
Kowloon doctor,
Kwun Tong District doctor,
Yau Tong doctor,
Lam Tin doctor,
Kwun Tong doctor,
Ngau Tau Kok doctor,
Kowloon Bay doctor,
Wong Tai Sin District doctor,
Wong Tai Sin doctor,
Kowloon Tong doctor,
Diamond Hill doctor,
Choi Hung doctor,
Kowloon City District doctor,
Kowloon City doctor,
To Kwa Wan doctor,
Ho Man Tin doctor,
Hung Hom doctor,
YauTsimMong District doctor,
Yau Ma Tei doctor,
Tsim Sha Tsui doctor,
Jordan doctor,
MongKok doctor,
Prince Edward doctor,
Tai Kok Tsui doctor,
Sham Shui Po District doctor,
Sham Shui Po doctor,
Cheung Sha Wan doctor,
Lai Chi Kok doctor,
Shek Kip Mei doctor,
Mei Foo doctor,
Island District doctor,
Tung Chung Island doctor,
Island doctor,
Kwai Tsing District doctor,
Kwai Chung doctor,
Tsing Yi doctor,
North District doctor,
Sheung Shui doctor,
Fanling doctor,
Sai Kung District doctor,
Sai Kung doctor,
Tseung Kwan O doctor,
Sha Tin District doctor,
Sha Tin doctor,
Tai Wai doctor,
Fo Tan doctor,
Ma On Shan doctor,
Tai Po District doctor,
Tai Po doctor,
Tai Wo doctor,
Tsuen Wan District doctor,
Tsuen Wan doctor,
Western District doctor,
Tuen Mun doctor,
Tin Shui Wai doctor,
Yuen Long doctor,
Dental,
General Clinical,
Pediatrics,
Surgery,
Orthopedics,
Ophthalmology,
Medicine,
Obstetrics & Gynecology,
Cardiology,
Psychiatric,
Anesthesiology,
Radiology,
Nephrology,
Pathology,
Emergency Medicine,
Geriatric,
Brain Surgery,
Complex Concordia,
Immunology,
Hematology,
Pain,
Otolaryngology,
Family Medicine,
Urology,
Urogynaecology,
Plastic Surgery,
Neurology,
Rheumatology,
Pediatric Surgery,
Social Medicine,
Critical Care,
Chief Medical,
Occupational Medicine,
Gastroenterology & Hepatology,
Respiratory,
Clinical Oncology,
Cardiothoracic surgery,
Medical Oncology,
Intensive Care Division,
Nuclear Medicine,
Reproductive Medicine,
Gynecologic Oncology,
Anatomical Pathology,
Chemical Pathology,
Forensic Pathology,
Palliative Care,
Chiropractic,
Physiotherapy,
Dermatology & STD,
Public Health Medicine,
Endocrinology, Diabetes & Metabolism,
Immune & Allergic Diseases Section,
Infectious Disease,
Haematology & Haematological Oncology,
Clinical Microbiology & Infection,
Chinese Medicine General Practice,
Chinese Medicine Bone-setting,
Chinese Medicine Acupuncture,

Event Management,
web design,
SEO,
網頁設計,
SEO,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SEO,
香港媽媽網,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
網頁設計 提供 seo, web design

上海報業集團今日掛牌成立 由解放文新合並組建上海報業集團解放日報文匯新民

上海報業集團今日掛牌成立 由解放文新合並組建|上海報業集團|解放日報|文匯新民

上海報業集團今日掛牌成立 由解放文新合並組建|上海報業集團|解放日報|文匯新民

hudsonacademy.com.hk

  ●上海報業集團今日正式成立,由解放、文新兩大報業集團整合重組而成

  ●將形成符合市場規律和報業實際的治理結構模式,增強主流媒體主導權

  面對新技術新媒體快速發展態勢,主流媒體要增強緊迫感,在轉型發展上取得進展,跟上新媒體的發展步伐,在新形勢下進一步傳播好黨和政府的聲音,反映好人民群眾的心聲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韓正

  【新民網訊】有著百餘年歷史的上海報業,又寫下歷史性一筆。經中共上海市委批準,28日,由解放日報報業集團和文匯新民聯合報業集團整合重組的上海報業集團正式成立。這是上海貫徹落實中央精神和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宣傳思想工作會議上的重要講話,在多樣化傳播格局下,加快傳統媒體和新媒體融合發展的重要舉措,是提升主流媒體影響力和引導力的主動出擊,是上海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建設國際文化大都市的又一戰略佈局。

  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上海市委書記韓正說,面對新技術新媒體快速發展態勢,主流媒體要增強緊迫感,在轉型發展上取得進展,跟上新媒體的發展步伐,在新形勢下進一步傳播好黨和政府的聲音,反映好人民群眾的心聲。

  應勢而動

  上世紀末,由文匯報和新民晚報聯合組建而成的文新報業集團、以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為主報組建的黨報集團先後成立,形成瞭各有特色、適度競爭的格局,十多年來取得瞭改革的先發效應和突出業績。

  網絡時代,新媒體的崛起使上海的兩大報業集團遭遇瞭與國內外紙媒同樣的挑戰,現有的體制機制在相當程度上制約瞭發展。是固步自封還是另辟蹊徑?上海的選擇是:撤二並一,加快轉型。

  根據上海市委常委會審議通過的報業集團調整改革方案,合並文新、解放兩大報業集團而組建的上海報業集團,其旗下的解放日報、文匯報、新民晚報將恢復報社法人建制,實行黨委領導下的總編輯負責制,以做好媒體內容業務和把握輿論導向為主要責任,傳承文脈,彰顯特色,做強品牌,發展新媒體,擴大影響力。原兩大報業集團所屬其他報刊,則將按內容類型、社會影響、品牌效應等,分別對應歸屬三大報社,形成三大報系的管理體制,其餘歸入都市報系直屬管理。集團以統管統籌經營為主;三傢報社要體現以媒體內容為重點,同時組織實施在進軍新媒體、廣告經營、報刊發行方面的工作。

  引人註目的是,此次改革方案明確將把握正確導向、提高報紙質量作為對三大報社的主要考核指標。為使報社心無旁鶩地專註內容、提升質量、確保權威、把好導向,上海每年將為解放日報社、文匯報社註入財政資金,支持兩大報社的品牌拓展和傳播運營工作;市宣傳文化專項資金也將安排預算,用於支持各主要報紙發展新媒體、扶持外宣媒體和具有文化影響力的報刊;報業集團將承擔集中進行資產運作的責任。

  立足於“大調整、小改革”,是此次上海報業改革的鮮明特色。新報業集團的建立,為統一戰略思考、統籌報業資源、實現1+1>2的調整改革創造瞭條件,動作幅度頗大;但作為分段部署、有序推進的第一步,現階段改革以平面媒體為主、三大報社支撐的格局尚未變,力求改革的推進既積極又穩妥。

  “兩大集團的整合重組,合乎報業發展規律,順應媒體變革潮流。”新成立的上海報業集團黨委書記、社長裘新表示,“新報業集團要體現乘數效應,需要我們轉變觀念、突破定勢,以新理念、新思路、新知識、新方式來爭創新優勢,以今天的‘小改革、大調整’,為今後深化改革創造條件、搭建平臺、拓開新路。”

  因勢而謀

  “任何情況下,主流媒體都應成為權威信息傳播的主渠道。”組建上海報業集團,是上海市委在深入調研、廣泛聽取意見建議基礎上作出的決策,旨在通過體制機制的調整改革,更好適應形勢和發展需要,更好發揮上海報業的影響力和引導力,推進主流媒體創新轉型發展。

  加快改革,時不我待。面對全國報業的新格局和新媒體的新挑戰,一段時間以來,上海市委召開多個專題會議和座談會,探討新媒體迅猛發展的新形勢下上海傳統媒體轉型發展的新路徑。在啟動籌備的近2個月裡,通過數百人次的訪談、交流,進一步充分聽取各方意見。在深入調研、深思熟慮的基礎上,組建上海報業集團的構想付諸實施。從9月初正式啟動到最終決策,時間短,彰顯瞭改革的迫切和主動,也體現瞭決策的慎重和高效。

  為確保改革方向,提升改革效率,上海市委特別提出瞭“三個一”的改革目標——兩大集團合並成一個集團,配強一個班子,研究一套支持媒體發展的政策,從而使改革的推進始終緊扣鞏固壯大報業陣地、增強主流媒體主導權、緊跟新媒體發展的戰略佈局。

  《2012年新聞出版產業分析報告》表明,在全國報刊出版集團總體經濟規模綜合排名中,解放、文新兩大集團分列第三、第五位;旗下的解放日報、新聞晨報和文匯報、新民晚報均入圍全國“百強報紙”;新民晚報、新聞晨報的報刊廣告價值分列第四、第十位。“單看排名,似乎不錯。但從全國乃至全球傳媒發展趨勢看,隨著互聯網、新媒體的迅猛發展,紙質媒體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改革創新是大勢所趨。”復旦大學新聞學院教授李良榮說,“上海這次主動打破體制機制障礙,進行資源整合,在尋求新空間、實現新突破方面邁出瞭一大步。”

  順勢而為

  “改革比不改革好,早改革比晚改革好!”浙江大學傳播研究所所長邵培仁說。“組建新的報業集團隻是深化報業改革的開端,也是上海報業新一輪改革發展的起點。”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徐麟說。新成立的報業集團,要確保導向準確,辦出特色,切實增強感染力和影響力;要充分體現調整改革的目的,切實做到資源整合、配置優化;還要積極探索推進與新媒體的融合,逐步向全媒體方向發展。

  按照改革部署,新成立的上海報業集團將形成符合市場規律和報業實際的治理結構模式,做到責任明晰、產權清晰、分工明確、整合有力。集團將整合報業資源,優化報業結構,特別是在新技術的運用、新媒體的發展、新領域的拓展上負起責任,並且高水平地為三傢報社提供保障服務,形成上海報業規模優勢和整體競爭力。

  傳媒業專傢分析認為,上海報業集團的框架設計,在整體上厘清瞭集團與報社的責權利、產權、人事等方面的關系。“這樣既有利於通過合並快速形成報業集團的整體規模優勢,又可避免同城競爭造成資源浪費。在集團層面統一運作經營,更具競爭實力。”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副院長張志安說。

  據初步估算,上海報業集團成立後,資產達到208.71億元,凈資產為76.26億元,總體經濟規模居全國報業集團前列。《新聞記者》雜志主編劉鵬認為,報業結構規模減少的同時,一定要伴隨強勢報紙的內容精品化改革,“改革目標絕不是‘抱團取暖’,而是‘組團取勢’,把勢能轉化為動能,走可持續發展之路。”

  掛牌之日,上海報業集團還將與互聯網行業巨頭百度公司簽訂戰略合作協議,以倚馬可待之勢邁出瞭向新媒體融合的新步履。

  在新時代裡,曾經領報業改革風氣之先的上海,再次走到媒體變革的前沿。凝改革先行者的智慧、聚開放排頭兵的勇氣,中國傳統傳媒業嬗變的新征程,將在這座社會主義現代化國際大都市再進發。□據新華社報道

(編輯:SN010)

Tags:
Ib tutor,
Ib course,
ib 補習,
Ibmyp tutor,
Myp tutor,
Ibmyp course,
A level tutor,
a level maths tutor,
a level english tutor,
a level 補習,
Gcse tutor,
Igcse tutor,
igcse 補習,
igcse 英文補習,
igcse 數學補習,
Sat tutor,
Sat course,
ssat tutor,
Ielts tutor,
Ielts course,
Home tutor,
English tutor,
ib 英文補習,
ib 英文課程,
Chinese tutor,
Maths tutor,
ib 數學補習,
ib 數學課程,
Physics tutor,
Chemistry tutor,
Biology tutor,
Economics tutor,
Admission consulting,
gce tutor,
gce maths tutor,
gce english tutor,
gce 補習,

SEO,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SEO,
SEO,
Whatsapp Marketing,
TVC,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Promotion,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whatsapp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seo,
e marketing,

網頁設計提供seo, e marketing, web design by zoapcon.

奧地利妓院提供免費服務抗議重稅 顧客排長隊

奧地利妓院提供免費服務抗議重稅 顧客排長隊

奧地利妓院提供免費服務抗議重稅 顧客排長隊

www.hknephrology.com

  中國日報網6月15日電(信蓮) 綜合外媒報道,為抗議政府征稅過重,奧地利薩爾茨堡一傢名為Pascha的妓院近日推出一項為期8周的“夏季特別計劃”,期間顧客可以在此享受免費的酒水和性服務。自該計劃推出以來,這傢妓院天天爆滿,老板不得不限制接待人數,將數以百計的顧客拒之門外。

  該妓院老板赫爾曼·穆勒表示,自己在過去10年間交瞭近500萬歐元(約合人民幣3479萬元)的稅,“而且稅務官們的胃口越來越大”,幾乎每隔14天就來查一次,而那些非法妓院卻可以逍遙法外,不用繳納任何稅收或接受任何懲罰。為表抗議,穆勒決定在這8周期間自掏腰包為妓女們支付工資,讓顧客享受免費服務。

  據當地媒體報道,這項優惠一經推出便吸引瞭大量顧客,他們甚至在妓院門口排起長隊。穆勒稱,由於店內爆滿,他不得不將“數以百計的顧客拒之門外”。穆勒也坦承,此次活動讓他名聲大噪,但因為是自掏腰包,他最多也隻能堅持8周。

  《每日郵報》稱,嫖娼在奧地利屬合法行為,這一行業也有完善的稅收和管理系統。據估計,奧地利目前約有3500-6000名性工作者,每天為大約1.5萬名顧客提供服務。由於她們多來自巴爾幹半島和尼日利亞等地,不禁讓人懷疑其中部分女性可能是被拐賣至此。

  在奧地利站街賣淫仍屬非法行為,未登記的性工作者可能面臨暴力和強奸行為。政府統計數據顯示,因非法賣淫被捕的女性中有1/4都攜帶多種性傳播疾病。

(原標題:奧地利妓院提供免費服務抗議重稅 顧客爆滿排長隊)

Tags:
,
腎臟,
腎上腺,
腎小管,
腎保健,
補腎,
腎功能,
預防腎病,
腎病,
腎虛,
腎虧,
腎石,
腎病病徵,
尿頻,
腰痛,
夜尿,
水腫,
瞼腫,
腰側疼痛,
小便混濁,
蛋白尿,
血尿,
腎盂腎炎,
遺傳性腎炎,
腎炎,
腎小球,
膜性腎小球腎炎,
膜性腎病,
腎病治療,
腎衰竭,
慢性腎病,
腎臟移植,
多囊性腎病,
普通科門診,
兒科,
小兒外科,
外科,
內科,
腎病專科,
腎病科,
婦產科,
耳鼻喉科,
眼科,
腸胃肝臟科,
骨科,
風濕病科,
腦神經科,
精神科,
心臟科,
老人科,
心胸肺外科,
腦外科,
整形外科,
泌尿外科,
麻醉科,
深切治療科,
急症科,
核子醫學科,
脊骨神經科(脊醫),
牙科,
皮膚及性病科,
感染及傳染病科,
內分泌及糖尿科,
免疫及過敏病科,
呼吸系統科,
放射科,
內科腫瘤科,
血液及血液腫瘤科,
臨床腫瘤科,
家庭醫學,
職業醫學,
社會醫學,
病理學,
腎科醫生,
腎小球炎,
糖尿病,
高血壓,
尿道炎,
洗腎,
洗血,
換腎, Event Management,
SEO,
web design,
網頁設計,
SEO,
SEO,
Wechat Marketing,
wechat marketing,
香港醫生資料網
香港媽媽網
Annual Dinner
網上電台
網頁設計提供seo, web design